做為作家,石知田是時光的黏貼師;做為演員,他說:「要與失敗共存!」

林 宜屏
發布 最後更新時間 7,989 瀏覽

撰文/編輯部娛樂中心

做為作家,石知田是時光的黏貼師;做為演員,他說:「要與失敗共存!」 WOONEWS 哇新聞
被譽為「最具潛力的新生代男星」石知田,9/17舉辦了個人第一本散文創作《石光乍現》簽書會。(照片提供/梅林)

石知田,石頭的石,知道的知,田地的田。被譽為「最具潛力的新生代男星」的他,9/1出版了個人第一本散文創作《石光乍現》。8/25凌晨開放預購,一千本親簽版在10分鐘內秒殺,更榮登即時榜第一名!9/17簽書會,更吸引上百名讀者擠爆汀洲路金石堂,只為了能親簽外還能跟石知田合照,而搶頭香的讀者更是一早6點半就等在金石堂門口。做為演員,石知田說:「要與失敗共存!」而閱讀他的文字,會發現他是時光的黏貼師,將過去的時間格放、剪貼、摺疊在不同時刻裡,成為新的人生風景與體悟。

做為作家,石知田是時光的黏貼師;做為演員,他說:「要與失敗共存!」 WOONEWS 哇新聞
石知田好友連俞涵為了表示祝福,特別拍攝祝賀影片並獻上「金繕」過的小茶杯及一顆精緻的小石頭。(照片提供/梅林)

以飾演《軍中樂園》茶室新學弟王成良(小K)出道,《我的少女時代》溺水身亡的馬思遠、《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男主角張哲凱的少年時期,在WBL系列影集「永遠的第一名」、「第二名的逆襲」中有雛鳥情節、亞斯伯格症、輕度抑鬱、自殘傾向的余真軒;衛視新戲《如果花知道》飾演擁有催眠、瞬間移動等能力的花精靈,被譽為「最具潛力的新生代男星」。同時,他是國立臺灣大學土木工程系的學霸,18歲時曾獲得第五屆捷運盃街舞大賽少年組冠軍,街舞曾佔據青春的一大半時光,至今,仍喜歡偶爾跳舞。喜歡畫畫、彈吉他,最近嘗試寫作,《石光乍現》是他的第一本著作,是他成年後回顧青春,坦誠卻深刻的自白。

做為作家,石知田是時光的黏貼師;做為演員,他說:「要與失敗共存!」 WOONEWS 哇新聞
9/17簽書會,搶頭香的讀者一早6點半就等在金石堂門口,等待11:00發號碼牌。(圖片提供/梅林)

參與多部電影、電視劇拍攝的知性演員石知田,在帥氣的外型下,有著一顆細膩且溫柔的心,進入演藝圈近十年,石知田首次爬梳生命歷程,在首部散文集《石光乍現》,坦露一路走來心中的幽微孔洞,以23篇私心字剖、70幅隨手拍的照片,重新回望自己。

童年的石知田對於自己的名字非常困擾,每到新環境自我介紹時,總覺得「石知田」三個字對當時還沒辦法好好念捲舌音的孩子而言,念起來超級拗口,動不動就像大舌頭,時常惹來同學訕笑。因為對自己的名字自卑,甚至對玩伴介紹自己名字時,乾脆為自己取了一個新名字:「我叫張志豪」。直到瞭解父親取名之由,是一種祝福與期盼,他才終於懂「石知田」的真正涵義:勤於耕耘知識的田地。

除了書寫童年過往,他也自剖成長途中來對於未來的嚮往、迷惘到成為演員後的日常與掙扎。面對外在評斷的自我探問,他書寫如何踏入演藝圈,到這一路上跌跌撞撞,試圖抓到自己的方向和節奏。書寫過程中,母親因病過世,〈致二十七床〉便是他思念與母親相處的點點滴滴,書寫中其他篇章也不難發現母親身影。書內也寫到他慣用的簽名寫法,會搭配一隻蝴蝶:「把「田」簽作一隻蝴蝶,一部分是提醒美好,瞭解如何保持輕盈的姿態,一部分是想將母親承載在身上,將她喜愛的蝴蝶蘭擱在自己的形體之上。」

參與多部電影、電視劇拍攝的知性演員石知田,以首部散文集《石光乍現》躋身暢銷作家之列。新書簽名會中原預計邀請好友連俞涵出席,活動前一天連俞涵因身體不適不克前往,但為了表示祝福,特別拍攝祝賀影片並獻上「金繕」過的小茶杯,及石知田為自己取的綽號「小石頭」於是送上一顆精緻的小石頭。

做為作家,石知田是時光的黏貼師;做為演員,他說:「要與失敗共存!」 WOONEWS 哇新聞
寵粉的石知田,現場開放粉絲坐在他身邊一起合照。(圖片提供/梅林)

作為石知田新書熱銷祝賀禮,連俞涵表示《石光乍現》中〈鏡頭推入冷場〉一篇,石知田將日本「金繕」技藝帶入人生與演員兩者間「無可迴避的冷場」做結合,讓她印象深刻,便送上小茶杯致贈。在〈鏡頭推入冷場〉中,石知田認為當演員,常會遇到想放棄的時刻。他在日劇《喜劇開場》中學到如何過好日常,如何把那些碎片撿起來再好好組構成新的樣貌。他從這部日劇聯想到了日本古老技藝「金繕」,想到了那些破碎的、失敗的人生時刻,於是他發現:「缺損的那些即使碎落地面也蘊著光,等你彎腰拾起,將昨日融入今日,而今日也將融入明日,日子們都交融在一起,金繕成美好的現實。」

充滿巧思的禮物,讓石知田印象深刻,也呼應書中提及:「演員的工作,充滿了被動與不確定,大多時刻都在等待,而等待的同時又務必要保持著動力持續學習與自我產出。或許過往的每一次冷場,也都想過放棄吧,而正因為想過放棄,也才能出現後面毅然決然的堅持。」在演藝圈十年,石知田認為自己在成為演員後,即使到現在,依然還是會不斷懷疑自己,他笑說:「我覺得演員就是一個不斷與失敗共存的職業,有的時候自己拍得很好的鏡頭,但導演卻沒用,但有時候覺得自己表現不好的最後卻被選用,這真的很難說。」

做為作家,石知田是時光的黏貼師;做為演員,他說:「要與失敗共存!」 WOONEWS 哇新聞
做為演員,石知田說:「要與失敗共存!」(照片提供/梅林)

《石光乍現》整本書由石知田親自撰寫校稿,並從幾千張照片挑出70張個人的攝影作品收錄:「我覺得《石光乍現》是一些我自己的某個片刻、屬於石知田的時光,然後我在寫作中逐段拼湊自己,很像一種在回憶的荒野中,慢慢找回被自己遺落的片段。」

石知田在《石光乍現》書中的照片,有點像是意識流的拍法,看似隨性、不經過刻意編排、構圖,呈現人物非理性、潛意識、直覺活動,但石知田的照片卻大多又注重光影的變化,就連排版時,石知田都刻意將一些照片做滿版或縮小75 %的編排穿插在文字裡,「就像一首歌裡面,要有不同咚滋、咚滋的節拍,讓整本書有留白、呼吸的空間,不要全部做到滿。」

照片中很多影像都是在不同的城市取景,他認為旅行是一段在沒看過的景象中找尋與自己待過城市的相似景色,「你來自哪裡通常會決定看東西的方式,不同的緯度、氣候都會影響,會發現原來不同的東西,居然也會帶來與家鄉同樣的感受,然後會發現,啊!原來沒有任何東西是絕對的。」而問到最喜歡書中哪一張照片,想了想,他說:「當然是最後面,第269頁跟媽媽在病床上的合照。」

做為作家,石知田是時光的黏貼師;做為演員,他說:「要與失敗共存!」 WOONEWS 哇新聞
第269頁跟媽媽在床上的合照,是石知田最喜歡的一張照片。(翻拍自《石光乍現》)

《石光乍現》一出版就得到好成績,知田表示很感謝粉絲和讀者的支持,還自曝預購當天太緊張不敢上線看預購狀況,早早上床休息,直到隔天才敢上線看看大家的反饋;而出書後看到家人在看自己的書,覺得有點尷尬和害羞,但能夠得到家人的支持,還是感覺很溫暖。

第一次出散文集,晉身為作家身份,石知田表示心情其實是很複雜的。一方面覺得很開心,因為自己是愛閱讀的人,也覺得可以寫作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另一方面也覺得壓力很大,開始有了作家身份,要承擔得起這個身份,也會希望自己能持續有文字的產出。最近也常被人問起有沒有機會出第二本書,知田表示如果有機會當然很願意!《石光乍現》是以自身為出發,後續如果有機會朝其他題材來創作應該也會很有趣,但目前還沒想到具體的方向,笑說自己也十分期待!

做為作家,石知田是時光的黏貼師;做為演員,他說:「要與失敗共存!」 WOONEWS 哇新聞
這次新書的宣傳照,是由石知田女朋友知名攝影師陳詠華掌鏡。石知田笑說:「她的眼睛很好!」認為女朋友總能拍出他最好看的樣子。(圖片提供/聯經出版)

發表評論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