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幸、長子自絕、女兒殘疾、次子紈絝,晚年金庸悲苦幾人知?

筱安
8,117 瀏覽
婚姻不幸、長子自絕、女兒殘疾、次子紈絝,晚年金庸悲苦幾人知? WOONEWS 哇新聞
2018年10月30日 金庸病逝於香港/圖片翻攝自網路

文字撰稿/生活中心

昨天淺談了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筆者不禁想到另一位才子金庸,今天不如就來聊聊金庸吧!大俠金庸,一支筆造就了浩瀚江湖,但他自己在50歲之前,其實一直為前三苦所折磨。從這層意義上,他雖半生勞碌終得繁華富麗,但到底還是個苦命人。

這其中,最重創他內心的,應該是還是中年時期長子査傳俠的自殺。愛子的突然隕滅,是他此生永遠也是最無法癒合的傷痛,幾乎陪伴著他度完了繁華、多夢而憂戚的餘生。

他雖然故作曠達,很少表露心聲,但是翻閱他的散文集,看他和池田大作的訪談,裡面談及此事,雖寥寥數語,還是可以很強烈地感受他的那種喪魂落魄之懷的,胸中猿咽,筆下悲泉,感傷不能往往自禁。

金庸一生,先後結縭有三任妻子,膝下養育有四個兒女,本可以幸福美滿,偏偏各種好事多磨。所謂”香江四大才子“,其實金庸活的最放不開,總是一臉愁苦。

金庸出生在自南唐以來就以“詩書傳家”號召的海寧查氏,應該也有培養文化繼承人的情結吧,子女都以“傳”作輩記,大概也可見端倪。而長子査傳俠也確實曾讓他非常欣慰:查傳俠才智最聰穎,11歲便開始發表文章,稍稍成人就以優異成績考取哥倫比亞大學,金庸是把他作為接班人培養的,和他感情也最深。

其餘,像次子查傳倜,雖然長相最像金庸,但自小頑皮,不好讀書,“最念念不忘的還是吃”,金庸對他素來比較失望;大女兒查傳詩則幼時打針導致雙耳失聰,幼女查傳訥愛的只是藝術,都才情差強,且畢竟只是“女流”,也確實沒有一個或在“文史風流”、或在“記問之學”、或在“殘叢小說”之業上,可以接過他的江湖旗幟,克紹箕裘,揚名顯親。

所以,當1976年10月,他19歲的大兒子查傳俠跳樓自殺身亡的消息,從美國傳來時,他晚年還念茲在茲說,“這對我真如晴天霹雷,我傷心的幾乎自己也想跟著自殺”。

查傳俠的不辭永別,“魄散珠胎沒”,金庸的心情除了痛苦之外,其實還有一份難以自恕的自責在。因為查傳俠這麼決絕,除了個人感情因素之外,父母的關係不和確實也是催化劑。

婚姻不幸、長子自絕、女兒殘疾、次子紈絝,晚年金庸悲苦幾人知? WOONEWS 哇新聞
金庸與父親的緣份淡薄一生缺乏父愛 圖為金庸與長子長女的合照/圖片翻攝自網路

金庸大概一直都懵懂於如何做一名父親吧。他自身也是在父親缺失的環境中長大成人的:他爹查樞卿常年在外做生意,而金庸很小就離開家門到嘉興、南京等地讀書,而後又是兵荒馬亂與父親家人暌隔兩地。成年後,解放了,總可以團聚吧,其父又不幸慘死。

金庸的一生基本是在缺乏父愛更缺乏父親垂范的陰影中成長起來的,也所以有人說閱便金庸的作品,會發現一個有趣的規律,即他小說中的男主角清一色出身很慘,要麼死爹要麼根本沒爹,所有人都在找爹,楊過找爹,喬峰找爹,段譽找爹,虛竹找爹,石破天找爹,張無忌找義父。

可以說,父子之情的表達,與父子相處的方法,對於金庸來說,大概即是悲苦的,也是迷惘的,更是很陌生的吧。他自己的經歷,影響了他的寫作習慣,影響了他筆下的每一個角色,也多少不經意中間接促成了後來他長子濺血危樓的慘劇吧。

也許就如他自述的,“人生就是大鬧一場,然後悄然離去”。只是,說完這些往事,也不知道該為他悲傷呢,還是該數落他幾句呢。

發表評論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