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林 宜屏
8,770 瀏覽

娛樂中心 報導、攝影  影片剪輯/黃建壹

圖片提供/三禾行銷

【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WOONEWS 哇新聞
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這是我的反向表演,也是我的實驗。

出道至今剛好滿十年,林子閎演過不少角色,而茁劇場《綠島金魂》是他第一次挑戰喜劇,也挑戰跟自己個性、生活環境完全不同的角色。而他詮釋的方法也很特別,林子閎說:「我用楊志傑去演林子閎!」說到接下這個角色的原因,他認真地說:「我想傳達的就是每一個小人物其實跟我們都一樣,每個人都有他的煩惱、他的夢想、他的困境。不管這個世界怎麼樣看我,我都選擇以愛去回報這個世界。」這是,林子閎在《綠島金魂》中透過志傑想告訴世界的事,也許也是想告訴自己跟其他小人物的心情與執著。

【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WOONEWS 哇新聞
因為長相帥氣,林子閎多半被定位在「偶像」。

林子閎,台灣男子團體SpeXial成員,在團內擔任主Rapper兼門面擔當。和好友明杰一起在捷運站前被星探發掘,後和宏正、偉晉、明杰組成SpeXial。2012年,出演首部電視劇《終極一班2》,在劇中飾演男二號中萬鈞;同年,SpeXial推出首張同名專輯《SpeXial》,從而正式出道。

【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WOONEWS 哇新聞
林子閎說喜劇真的很難,極喜劇就是極悲劇,極好就是極悲,越好笑的東西其實就越悲傷,看似兩極,但其實兩者本質是一樣的。

因為長相帥氣,林子閎多半被定位在「偶像」,這幾年演過多部偶像劇,卻始終脫不了「偶像」標籤。正好北村豐晴導演想找一位想轉型的偶像來演喜劇,在夥伴推薦下,就啟用了林子閎來飾演《綠島金魂》男主角楊志傑。

這是林子閎第一次挑戰喜劇角色,現實生活中的他個性跟劇中志傑的角色反差很多,問到他做哪些功課幫助自己進入角色,他的回答也十分有意思。「我在演繹角色時,會反向將角色帶入私生活中,讓我本身變成志傑(角色),然後在生活中演『林子閎』平常怎麼跟大家相處。」

【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WOONEWS 哇新聞
《綠島金魂》男主角楊志傑是林子閎第一次挑戰的喜劇角色。

他進一步解釋:用「志傑」的方式,去分析林子閎跟這些人的互動方式,但其實我現在是「志傑」,我內心的思考邏輯跟心態、想法,比較偏向「志傑」這個角色。這是一種我自己摸索出來「反向」的表演方式,把我自己徹底變成角色在生活,去演「林子閎」。

但這樣的「反向表演」方式,會讓我在拍戲時是放鬆的,不會去想這個角色該有什麼反應?是怎麼想的?拍戲當下,我整個人是很放空的,反而什麼都不用想,因為就是角色自己。我演完就忘了我演什麼。這也是我自己嘗試、研究、去玩玩看的表演方式。這個表演方式沒有所謂好壞,但比較影響我自己,所以在殺青之後,需要時間去回來。

【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WOONEWS 哇新聞
林子閎飾演的《綠島金魂》男主角楊志傑(左),是個學歷不高、常因為小罪小錯進出派出所的小混混。

而說到為什麼想要挑戰喜劇?林子閎笑笑說:「因為喜劇真的很難,對我來說,極喜劇就是極悲劇,極好就是極悲,越好笑的東西其實就越悲傷,因為極喜、極悲看似兩極,但其實兩者本質是一樣的,我覺得是這樣。加上《綠島金魂》這部戲本身是黑色幽默,就更偏這樣的本質。以理性去分析,將劇中人物的生活拆開來看,會發現主角們真的都是一群『魯蛇』,真的很倒楣、生活也爛,狀況都是糟的,讓人笑不出來的。

我自己在拍的時候也笑不出來,因為探討的東西滿沉重的,拍的時候不覺得好笑,是後期去看剪接時,才覺得蠻ㄎㄤ、蠻好笑的。但其實因為你認真,所以這件事就變成好笑了,如果你隨便或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那個狀態很自然,就會好笑、很ㄎㄤ。如果你太清楚自己這時候要幹嘛,那表演起來反而就不好笑了。如果你很認真、很沉浸式的去煩惱劇中人的煩惱、去做劇中這些事情的話,那這些東西自然而然效果、節奏就出來了。」

《綠島金魂》中楊志傑很喜歡小孩,現實生活中林子閎卻沒那麼喜歡小孩。但不愛小孩的他,對教養小孩卻很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很多人說我『教』小孩,但其實這種東西是互相學習的。」

他認為不管是小孩也好、晚輩也好,不管他多菜,每個人都是有想法的,每個大腦都是值得尊重的,所以他很尊重小孩。平常不太會帶小孩的他,會以對待大人的方式去對待小孩。他認為小時候有一個作業叫「童言童語」,其實那就是一種標籤化,有時候大人才是無知的那一個。因為小孩不被這個世界所侷限、不被眼睛所矇騙,所以反而小孩更有想法、更接近本質、更直接、更清楚。

【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WOONEWS 哇新聞
林子閎認為「志傑」是一個有少女心的小人物。

對「志傑」這個角色的看法?林子閎說,講可愛一點,「志傑」是一個有少女心的小人物。「在接這個角色時,我一直在想,我為什麼要接這個角色?對我來說,這理由不是因為導演是北村豐晴、是小棣老師的戲、是茁劇場的戲,這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他可以去找更適合的人、去找真的台客,不用演他的本質味道就出來了,很多、比我更適合的人,那我為什麼要去接演志傑這個角色?我想透過志傑傳達的,就是每一個小人物其實也許很主觀的會在他身上看到一些標籤什麼的,但他其實跟我們都一樣,每個人都有他的煩惱、他的夢想、他的困境。我一直試著去帶出這個世界上人家不會重視的一些角落、或者想法,這是滿重要的。

我希望能讓大家引起共鳴,以及看完會不會去認同這個角色。希望看完大家是有共鳴的、是會認同他最後選擇的東西的,但也許你看完之後也不知道志傑他在幹嘛,其實搞不好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但這不就是每個人活著的現況嗎?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幹嘛嗎?也許人有2/3的人生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如果連主角楊志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那不會更難演這個角色嗎?這點對林子閎而言,是有難度的,並且承認這是自己長期以來的軟肋。「因為我是一個滿理性、冷靜內斂的人,但志傑這個角色就是『直給』,所以在做這個調整的時候,我一直在嘗試要把它做好,因為跟我差別很大,一直以來這個東西一直是我的軟肋。因為我要怎麼去詮釋志傑這樣一個想開心就放聲大笑開心、難過就大哭的人?這對理性、冷靜內斂的我來說是一個挑戰、很難。」

【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WOONEWS 哇新聞
不管這個世界怎麼樣看他,志傑都選擇以愛去回報、擁抱這個世界!

最後,願意接下「楊志傑」這個角色,是因為林子閎想透過這個角色,去傳達:不管這個世界怎麼樣看我,我都選擇以愛去回報、擁抱這個世界!對林子閎而言,這其實是一件滿勇敢的事,因為其實最後志傑的抉擇或作法也不見得會被認可。「但這部戲好看的地方在於,他也沒有去告訴你一些答案或結局,他只呈現出他現在去做了甚麼,讓你自己去慢慢想、去感受。」這是《綠島金魂》讓他喜歡的原因之一。

這部戲因為疫情的關係,中間停拍了十個月,這十個月中林子閎逼自己必須一直KEEP住情緒,因為楊志傑是一個很邊緣的人,跟每個人一樣都有「這個世界不懂我」這樣的心情,有些人可以去化解、有這個能力去面對自己,但志傑沒有,所以很多事情是卡住在他腦子裡的,就直接爆出來,所以子閎得學著重新複習這種情緒、去反覆練習,將這種心情熟記。

【綠島金魂專訪林子閎2-1】林子閎:我用楊志傑演林子閎。而不管這個世界怎麼看我,我都要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 WOONEWS 哇新聞
楊志傑是一個很邊緣的人,跟每個人一樣都有「這個世界不懂我」這樣的心情。

「世界不懂我」這個東西,對林子閎來說其實很「中二」,「小時候可能會覺得這個世界不懂我、我很孤獨什麼的,但其實你得學著怎樣去應對這個事情,怎樣去跟自己相處。志傑的智商不太高、悟性也低,但隨著故事的發展他是有感受的,他還是一心還是想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不去省思、去思考這些東西的話,不然,這個角色根本沒有重點。」

而最後問到,志傑在劇中都會買彩券做發財夢,現實生活中,他自己是個會買彩券的人嗎?自認很冷靜的子閎,果然就說自己不會買彩券,因為他自認是個沒偏財運的人,反而覺得一步一步、腳踏實地更重要。如果說,每一個創作與表演者想透過角色說些甚麼,這些想傳達的訊息有時候不只是想告訴其他人,某些時候,或許也是自己想鼓勵自己、想對自己說的話吧!不論怎樣被世界偏頗的眼光傷害,卻依然選擇用愛去擁抱這個世界,或許成就很小,但其實卻蘊含著無比的勇氣。

《綠島金魂》2022年10月29日在公視首播,11月27日起,每週日晚間10點可鎖定台視頻道,或者可在MyVideo、LINE TV觀看《綠島金魂》!本劇改編自陳玉峯原著《綠島金夢》,故事講述2008年底,最精彩的挖金隊伍展開行動,這群挖金客在綠島挖出了百具無名骨骸及飾品,挖出了台灣人最了不起的善根、歷史失落的環節。2022年,茁劇場以台灣少見的恐怖喜劇改編這個饒富草根傳奇性的故事。而你,有什麼需要金錢才能完成的夢想嗎?如果有,就跟著由林子閎所飾演的楊志傑一起踏上綠島,展開挖金之旅吧!

發表評論

相關報導